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旅游的地方 >> 正文

【海蓝·小说】钱塘歌妓苏小小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草木叩拜春风,获新生。雨后天晴明朗照花红。豪饮醉,分别泪,几时逢?天各一方惜恨欲相从。

这一首《夜鸟啼》草木叩拜春风,是苏小小在李公子家的即兴演唱。难怪苏小小会那样惹眼,她不仅容貌如天仙,更是才华横溢,就着原来的曲调,她随意填词,然后就守在吴公子身边含情脉脉的演唱。也是吴公子那首诗对了小小的心思。才子佳人相逢,自然就会碰撞出火花,另外小小也是有意要显示自己,你吴公子能做出这样美妙的诗句,我苏小小也不能就比低了你半截,于是她就没有再顾及李公子等人的感受,就守在吴公子身边专注的全身心的投入演唱。苏小小把自己的深情厚意全部都奉献给了吴公子,看得李公子等人可是无限的羡慕。苏小小她怎么一眼就看中了表弟?而自己已经开出了天价,和诗一首可是要给出足银百两,然而她却连正眼都没有看一下,李公子就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不过李公子内心还是能够平衡,因为自己吟诵的那首诗本来就是表弟吴属臣所作。

苏小小的歌声刚刚停止,包括李公子在内,所有人都鼓起掌来,还有几位公子高声的为她叫好。苏小小仍然坐在了吴公子身边,她的目光也一直都盯着吴公子面部,似乎就要从中琢磨出什么。吴公子显得很腼腆,他已经羞红了脸,似乎连身上也都冒出了汗,李公子就在一旁数落起来,说属臣你怕的是啥,小小还能吃了你吗?其他人也在一旁帮着添油加醋,说小小你就把吴公子一口吞下去:属臣你抬起头来,你还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咋的!苏小小似乎也受到鼓舞,她还真就大大方方的贴上去,直接就在吴公子的脸上亲了一下。

因为李公子就守在苏小小的身边,他见到小小身体朝前倾斜过去,他就顺势在背后推了一把,小小直接就仆到吴公子的怀里,但小小却没有任何反感,她还搂住吴公子手却不松开了。

平时苏小小开心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但一定要有投缘的人在身边,苏小小活泼好动,高兴时如果能遇到谁的挑唆,许多大胆的动作她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其实这就是典形的烟花女子的特征,只是苏小小已经无法能意识到了。看到苏小小非常开心,李公子的胆子就大了起来,他走过来,直接就扯住小小的手,说小小,陪着咱们喝一杯吧,怎么样?苏小小这才便冷笑了一声,说李公子刚才不是有首诗要我和一下吗,那么你就把那首诗按着那个韵再给大家和一首,然后我就陪着你一起喝酒,你说怎么喝就怎么喝,我若是怕了,今天晚上就住在你府上,我会陪你一直到天明。苏小小说完这番话,她直接把自己刚才的那杯酒端起来一口就喝下去。瞧她的眼神,那意思就是说,现在就看你的了。

李公子刚刚吟诵的那首诗是:

香车宝马拱桥边,秀水青峰叠嶂峦。九曲盘山途径晚,斜阳夕照晚霞残。

这首诗应当说很有意境,是说载有香艳女子的车马行进在有拱桥的水畔边,水面折射着对岸的倒影,青翠欲滴的山峰层峦叠嶂,那九曲的盘山道还清晰可见,只是有一部分已经隐入到暗淡之中,因为夕阳已经斜照,连晚霞似乎都快要飘散了。

这首诗确实就是吴公子所作,他表哥李公子为了给自己充门面,这才花钱请表弟做了诗,他抢着把诗吟诵出来就是为了把面子转过来。现在苏小小要他再和一首,李公子就如何都下不了台。可李公子天生就是脸什么时候都能抹得开,他冲着苏小小红着脸笑了下,然后就冲着门外摆手,于是就有丫环把百两的足银捧进来。李公子就点头哈腰与苏小小讲,说小小,这些都是你的,咱说过的话那就得算。苏小小就笑着冲李公子摆手,说你啥时见到小小收过谁的钱?李公子就与她解释,说小小,知道我为啥要驾车去请你?你四处去游玩,就到处洒香汗,咱这就是心疼你,所以就早早准备好了这笔钱。吴公子就插话,说小小,我就多次看见过,你外出去玩已经累得仿佛天都在转,我表哥前面已经讲过,他确实是心疼你,这可是深情厚意,所以你一定要收下他的银子钱。

话不在多,只要能点到情谊上,也就感动了苏小小这位美天仙。

自己确实应当有辆车,外出游玩也方便,但小小还是不肯轻易就拿了谁的钱,于是她就再次露笑脸。苏小小迈步朝前,她就把衣袖轻扬朝上翻,妙口开启吐微言:

情意绵绵,妾心暖暖,小小迈步轻向前。奴家懒懒,公子攀攀,却与小小有前缘。一杯水酒旧情燃,两相恩爱对熟眠。一夜风情已不短,谁陪娇艳外出玩。天地宽宽,情话甜甜,公子为何不欢言。相聚欢欢,分别酸酸,宴席散去再寻源。相逢须有相思泉,英俊潇洒恋红颜,公子话少妾心暖,小小感动情谊添。

这一首《对愁眠》情意绵绵,平时苏小小很少演唱,这是她的一个保留曲目,不是重大的场合,不是最佳的时间,不是特别对心思的人,也就很少有谁与这一段唱有缘。但今天面对李公子,苏小小却动情的演唱完全本。就是因为那一句“心疼”,感动了苏小小,于是她便当着许多人的面,表达了对李公子的谢意和缠绵。

感动却是双方面,李公子如何都没有想到,苏小小会为自己演唱了这么长一段,他已激动的流下了泪水,还紧握住小小的手,并有点语无伦次的讲,小小,我真是真的兴运,小小,我要为你连喝三大碗,你可要仔细的看。

看到李公子豪爽起来,苏小小就叫人拿来酒给自己斟满,她要与李公子喝一个交杯酒,即然他如此懂得自己的心思,就是连陪着他几日那也值,何况他还给了钱。或许包括李公子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都认为苏小小是看中的是李公子的钱,所以她才肯如此卖力气唱了这么长时间。

有人就起哄,说苏小小不公平,为何就把我们给看扁?我们也都是公子哥,我们大家都有钱,小小也要给我们的演唱,我们也想和你喝酒交谈。还有人把银子从桌下搬出来。说小小请你仔细的看,这可都是银子钱。

那个肥大大耳的公子姓赵,平时苏小小对他有些厌烦,可今天不知因为什么,苏小小现在就能够理解了他,于是她就朝赵公子身边走来,并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一只手就搭向他的肩。然后就轻轻的唱起:钱塘潮起,一线连天,奴家小小,与谁相牵?公子奴婢相并肩。海浪翻卷,滚滚向前,惊涛拍岸,浪花狂掀,奴妾后怕好可怜。

这一幕仿佛就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放在平日,苏小小几乎就没有理过赵公子,然而今天,小小却给足了他颜面,于是现场就轰动起来,这个说,赵公子也要连喝三碗,那个讲,小小和赵公子也要喝个高兴喜欢,然后再来个交杯让我们看。小小也不却场,她还真就与赵公子也喝了一个交杯酒,她还把杯子里的酒全都喝干。于是其他人都奋勇向前,个个都要与小小亲近,也都愿意让她喜欢,于是那一幕就逐渐演变:

个个争先付足银,小小抚魅亮歌喉。杯杯美酒倾壁尽,人人歪倒唾液流。

于是场面就逐渐失控,公子们都愿意出钱,小小也喝得高兴露笑脸,欢声笑语如过年。

美酒佳肴绝色幽,公子王孙神态羞,诗书丢弃不再理,苟且狂欢无人究。

苏小小毕竟无力能抵挡众位公子哥的左敬右劝,很快她就醉倒在地,仿佛就瘫成了一堆烂泥,但她还在坚持低声唱响,也仍然能够换回众位的欢呼,只是众位公子哥也都不胜酒力,他们多数也都坐在了地上,虽说混乱中有人曾借机占了小小的便谊,可处在情绪激昂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好在这个混乱的场面及时被吴公子拆散,否则小小很可能就要遭受一场不可逆转的劫难。

看到众人正逐渐围向苏小小,吴公子就觉得有些不妙,于是他便赶紧上前推开几位硬缠过来的公子,奋力就把小小从地上抱起,他直接就走出书房,然后就把小小放入到后院的车辆里。吴公子再次转身回来,又把桌面上那些银两归拢到一起,再随便捡起一件不知是谁脱下的衣服,包好银子这才转身出来。

从李公子府上出来,小小已经熟睡过去,她仿佛还处在兴奋之中,不时嘴里就会发出几句含混不清的调笑。吴公子就转身与她低声讲,说小小,我虽然身无分文,可对你的感情,他们却谁都没法相比,上天可以为我作证。苏小小哪里能听到这些,她仍然露着笑脸,梦话却一句接着一句,似乎还没有尽兴,吴公子再次又回过身子,他似乎还在品味刚才把小小抱在怀里的感受,但他最终还是低声讲了句,决不可趁人之危,如若那般,便和畜牲无异了。

吴公子赶着车回到西泠桥畔,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贾姨妈正在门前张望,看到有辆车朝这边过来,她便赶紧迎上前,说有请公子停下来说话,我家小姐从早上出去,她被一位李姓公子约去开诗会,不知你与他们可否认识?吴公子这会也有了些醉意,但他却认得贾姨妈,于是就把车慢慢停下,但只是说了一句,我认得你。然后倒在了车上。

钱财虽然属于身外之物,但最能打动妇人心的,往往也就只有钱财。

却说贾姨妈看到苏小小已经醉到吴公子的车上,已经成了烂泥一堆,她就压抑不住怒火使劲的骂,你们这帮披着人皮的畜牲呀!怎么就给小小灌了这么多的猫尿。我的老天爷呀,小小你倒是醒一醒,可不要就吓着了姨妈。

贾姨妈的手,无意就触碰到那包银子。于是她便赶紧打开衣服,见到里面包的都是银子,贾姨妈立即就眉开眼笑,说菩萨保佑哇,这银子就一定是咱小小的,这要是散落掉出车去,那可如何是好。

贾姨妈先把银子抱进去,然后就回来要扶小小,可她如何都搬不动,于是就转身,去把邻居家看门的贾霍叫来,两个人这才把苏小小从车上搬回到楼上。再次转回来时,贾姨妈又推了几把吴公子,也是睡得如死猪一般,贾姨妈就笑了起来,说蠢货其实不蠢,老娘如何都不能亏待了你。然后她就与贾霍一起把吴公子也抬了进去。

第二日,日头已经爬上三杆高,苏小小才彻底醒转过来,而贾姨妈守在她身边几乎就一夜都没睡。看到小小醒过来,贾姨妈赶紧把温茶水端来,说咱小小先喝一口茶,姨妈再去把糕点拿,你不着急起来,你就慢慢吃,你就窝在床上吧。

小小四下看了眼,说我怎么觉得好象一直在做梦。贾姨妈就笑起来,说咱小小就应当睡在梦里、醒在梦里,梦里可是藏着金窝银窝,咱们的小小呀,你就是姨妈最最尊贵的小金佛!小小就询问,说我记得好象有个诗会,那不是做梦吧。姨妈就把经过前后仔细的讲,后来又说有个公子他就睡在楼下,就是他把你送回了家。

整个经过想清楚,小小就朝楼下走,此时吴公子也刚刚才睡醒,昨天他也醉的不轻。小小辩认清楚原来是吴公子把自己救,她两行热泪就朝下流。小小坐在吴公子身边,她什么都没讲,只是紧紧握住他的手,吴公子就满脸羞红。小小这才说,你不用怕我,你不用羞,小小昨天就看好了你,今天也要把你留,这就是缘份,这就是因由。

开心手相牵,两情喜缠绵,浮萍随处飘,露水也是缘。

熬夜会使癫痫发作吗
治疗癫痫吃什么抗癫痫药物好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遣辞措意网 | 油性发质怎么改善 | 诛仙帝君任务 | 复仇者联盟在线看 | 最新款欧曼牵引车 | 上海空气净化器 | 西南石油大学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