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草原风格的歌曲 >> 正文

“分”娘记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分”娘记

一场特大的暴风雪席卷南方,A君全家恰巧被困在高速公路上。一路北上,大雪封堵,离家乡还有579公里。7岁的女儿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妻子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A君回家是为奔丧,临近春节,收到长兄噩耗,老父亲猝然辞世。谁料遇此倒霉大雪,似箭归心无计可施。

直到第三日,雾霭散去,众人日夜奋战,终于开出一条狭窄的道。万米长龙得以缓缓驱动。

回到北方的小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礼炮齐鸣。虽热闹却也陌生。想起自己少小离家,只身闯荡。如今混出些模样,本想接双亲享享清福,不料老父先走一步。唯记音容笑貌,顿时不禁懊悔。

于是马不停蹄,破门而入。一见老爷子遗像,A君跪地而拜,捶胸顿足,涕绝零绝。众人见状,又一阵嚎啕大哭。大哥抱住A君,三弟,你怎么就来晚了呢。大嫂趁势走近,小叔子,咱爸临走前常念叨你的名呢。

晚上,全家人围坐厅堂,商量日后事宜。

二哥先道,三弟,既然你回来了,有些事我们需要交代一下。咱爸去世前我垫下八千块钱的医药费,那是你二嫂打娘家借来的。我同老大老四都商量了,咱爸生前留下两间宅子,就算是还帐了。二嫂补充,就是就是,那八千块钱还是我老娘舅卖猪崽的钱。

话音刚落,大哥开口。老三啊,你那侄女明年要考大学,爹临走前交代过,咱家屋后那几棵杨树,卖了钱就留给娃作盘缠咯。你也知道,娃儿要考上了大学,可是咱家第一个大学生呢。二哥附和着,没错,我也听老爹常念叨。

四弟见状,急忙插话。三哥多年在外不知道,当初我刚结婚那会,咱爸说要给我买辆三轮车,如今孩子都那么大了,一直都没有见着。正好咱家还有辆小面包车,都闲置半年了。我跟大哥二哥都说好了,我把它修好开到矿上拉客,挣口饭吃。小弟妹应声着,老四,三哥怎么说现在也是大老板了,不会和咱计较的。

听完了兄弟几人的陈述,A君一言不发,径直走到父亲生前的屋子里,大口大口地抽烟。

第二天一大早,大哥二哥一并过来给他送早饭。大哥用商量地口吻说,老三呢,老娘身体不好,咱爸这一走,对她的打击更大了。我们兄弟几个寻思了一下,你那条件好,不如……

A君立即打断。这个我和你弟妹已经想好了,过两天我们会把娘接到家里去。

大哥忙接过话茬。就是就是,娘去你那哥几个都很放心。说着说着,大哥忙给A君卷起了水烙馍,递到嘴边。俨然失去了小时候兄长的跋扈与威严。

兄弟们走后,娘拉着女儿的小手,踉跄地走来。小心翼翼地说,儿啊。还记得小时候,你大哥贪玩,你爹又疼老四,家里的重活都是你一个人干。娘知道,这么多年在外边,你也没少吃苦。如今娘老了,不中用了,去谁那都是累赘。A君扶过老娘坐下,深情地说,娘,不管什么时候,儿都是您的心头肉。外边再好,没有在娘身边最好。金山银山,娘才是最宝贵的财富。母亲听了,老泪纵横。

几日后,天公放晴,雪融冰释。老大把锯条磨地霍霍地,发出吱吱地声响。老二找来工人,张罗着要盖新房。老四和那辆面包车兴高采烈地开出村子。惟有A君,带着老娘,一家四口上路。

症状性巅痫能不能治好
安徽颠痫病医院
北京专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遣辞措意网 | 油性发质怎么改善 | 诛仙帝君任务 | 复仇者联盟在线看 | 最新款欧曼牵引车 | 上海空气净化器 | 西南石油大学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