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服饰批发商城 >> 正文

【江南小说】噩梦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自从当上妇女主任,与管区孙书记有了那一夜风流,窝囊四的媳妇——叶子,仿佛走火入魔,一回到家中就不由自主,走进里屋,站在床前;眼睛,一忽儿模糊,一忽儿清晰;心如风中的叶子,悠悠然,飘飘然,陷入幽思、遐想和没完没了的回忆。

叶子紧紧搂住身边呼呼牛喘的孙书记,如同搂住了整个世界——兴奋、冲动、满足而且暗自得意!此时此刻,叶子已经朝着新的人生目标迈出了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一步——聪明的一步,大胆的一步,出人意料的一步,又是最为原始的一步。

叶子眼睛微闭,嗅着男人的体香做一次深呼吸,一股股热流涌遍全身,她觉得自己就要被融化了,四体绵软,娇弱无力……

把他送走之后,叶子终于弄清楚了——那个叫孙小龙的管区书记,今年三十六岁,其父曾任公社党委委员,现已退休;他的叔叔孙骏,原为县委办公室主任,去年升任组织部长。孙小龙能在两年之内从一位普通中学教师先由镇里借用,再到升任管区书记,皆因有一位能量巨大的叔叔!因此叶子暗想——只要自己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小龙这条臭虫,总有一天会把他那位叔叔派上用场。

叶子心思缜密,从不做无准备之事,更不打无把握之仗。她每于行动之前,必须深入调查研究,全盘考虑,重点分析,掂量轻重,权衡利弊;一旦决定,立马行动,全力以赴,不择手段,不畏艰险,不达目的决不收兵!叶子最后悔的就是嫁给了刘成这个窝囊废——你看他一家老小,人人老实,个个无能;腰里没钱,手里无权,虽说品德良好,难道能当饭吃?叶子要的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叶子要的,窝囊四给不了她,小小村官给不了她,就连天王老子也给不了她,能给她的只有那些有权有势能呼风唤雨的非常人物。如今叶子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只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施展性别优势,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幸运之草,走出低谷,鱼跃龙门,开拓一片新的人生天地!

然而,让叶子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好梦才刚刚开始就出了破绽露了马脚,惹得整个龙虎坡村大街小巷风言风语。叶子一出门,眼前有人交头接耳嘁嘁喳喳,身后有人口吐眼瞅指指戳戳!叶子何等聪明,怎会看不出来?

叶子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回忆了那天夜里的经过,始终没有想起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心想,幸好人眼不是夜猫子,即便有人看见家中来人也绝不会看清来者是谁,这便给她留下了自圆其说、洗白面子、保住名声甚至反戈一击的理由和机会。叶子不是柔弱胆小的羔羊,不会任人鞭挞宰割;她是一枝带刺的玫瑰,为悦己者美丽芬芳,给鲁莽者一针见血!

吃过早饭后,叶子就匆匆去找村里几位小组长下达任务——分工包片下去,大街上吆喝,小巷里咋呼,挨家挨户下通知,爱说笑的还擅自篡改了叶子的原话:“大嫂子,叶子主任说的,听好了哈——午饭后,育龄妇女都去村委大院开会,媳妇不在男人代表。女人看肚子,男人查裤裆。不按计划胡乱搞,公的骟,母的劁,省得以后再发骚。哈哈……”

实行生产责任制后,农民的集体主义观念变得淡薄,再不象从前,生产队长站在高处振臂一呼,赵钱孙李马冯刘,那个不提着裤子往外走?如今大家谁不自私,谁不自顾自家各管各的。

这会儿你瞧,村委大院里,几个小组长跑弯了腿磨破了嘴,都三点多了,开会的人还未到齐。

叶子问:“还有多少能来却没到的?”

“还有十几家吧。”

“真让人头疼,一点素质没有,一点集体主义观念没有!你几个再去辛苦一趟,尽量吧,能来几家算几家,不来的会后再单独安排。”

几个小组长很不情愿地领命而去,一出大门就摇头:

“就他娘的这个女人认真,害得咱哥几个跑断了肠子!”

“骚货!白天使唤咱们,夜里偷人养汉!公的私的好事都让她一人占了!”

“都在说她养汉,都不知她养的是谁,真是个狡猾的狐狸精……”

鬼子三的媳妇因为两口子打架去了娘家未回,小组长好说歹说把他请来了。人声嘈杂的会场里,鬼子三坐了不到三分钟,不甘寂寞的他又要闹腾开了——他站起来,见前面准备开会用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杯茶水,心想八成是给叶子准备的,便嬉皮笑脸走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开盖,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引得下面不少人嘿嘿发笑。

鬼子三故意咳嗽两声,摆出一副官僚做派,捏着嗓子开言道:

“兄弟爷们们,姊妹娘们们,我先说两句……说点儿啥呢?”

“鬼子三,再来一段顺口溜吧!哈哈!”

“行。说话的把嘴封住,吸烟的把火掐死。老爷们别犯迷糊,老娘们别老叽咕。计划生育就是好,挺着肚子生不了。不用跑不用跳,男的放环女带套。嗨,一激动说反了哈哈哈!”

鬼子三每说一句都会逗得全场哈哈大笑掌声四起。这小子年少丧父,上面有两个哥哥夭折,到他这一辈算是第三代单传,做梦都在盼着有个儿子延续香火,谁知媳妇不争气,一连生了两个千金。他心里着急,可嘴里还在拿媳妇开涮:

“媳妇啊媳妇,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的肚子搞大,我容易吗,啊?可你倒好,拿两个丫头片子糊弄我!我告诉你,再给你一次机会,听好了,只一次!再不给我整出个儿子来,当心我晃晃笔尖打个叉叉就把你休了!”

媳妇嘴笨,说不过他,抓起笤帚疙瘩便打。

鬼子三撒腿就跑,边跑边喊:

“你个母老虎,真舍得打啊?看我夜里怎么收拾你!”

别看鬼子三只上过几天小学,认不得几个大字,可他天生机灵鬼怪,好嘴皮子,一张嘴就出顺口溜,幽默诙谐,令人喷饭。

鬼子三放下手中喝干了的茶杯:

“这个……奶奶的,忘了词了嘿嘿!”

“再来几句溜的吧!”

“行,来两句哈!毛主席他老人家‘哼哼’地教导我们……”

“错了错了!三叔,那个字念‘谆’不念‘哼’。”

提醒鬼子三的是老黑叔上小学的孙子田良,刚才鬼子三还拿着一张破纸片问他那两个字念啥。

“去去,别打岔,你念你的谆,我念我的哼。(众大笑)毛主席他老人家哼哼地教育我们,毛主席都生气了!(众又大笑)生啥气呢?这个计划生育不好治,想要个带把的吧,偏给个丫头片子!(众再大笑)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叫你注意你不注意,那咱就对你不客气!”

“快说说,咋不客气?”

“我说了,你别笑,女的放环,男的带套。”

“哈哈!哈哈……”

鬼子三的讲话精彩至极,笑得大家前仰后合肚子疼。

“哈哈,累了吧三哥?你先歇会儿,下面该妹子说正事了。”

会议开始了。叶子先后传达了上级文件、领导指示,安排本村育龄妇女孕情检查工作;大至方针政策,小到新风时尚;伶牙俐齿,声情并茂,说得通俗,听得明白,连鬼子三也不得不说:

“这个小妖精,真能把满地坷垃说成堆儿,比咱强多了!”

谁也想不到,滔滔不绝的叶子,竟然话锋一转,说起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话题:

“关于咱村的计划生育工作,该说的都说了,该讲的也讲了。趁今天全村老少聚到一起,俺叶子还想说点儿题外话,也是俺的真心话、实在话、明白话。叶子今天能够站在这个台上,都是全村父老、大娘婶子、兄弟姐妹抬举俺!俺打心里记着大家的好!自从让俺当上这个妇女主任,俺是时时刻刻心里捏着一把汗,生怕一不留神就碰了哪个、伤了哪个!叶子虽说生的是女儿身,却也学了些男子气,为人做事图个好名,绝不亏心!行的正,站的直,坐的端!叶子最瞧不起那些当面作揖拍马、背后专使绊子的小人!这些日子就有个别人,暗地里嘁嘁喳喳鬼鬼祟祟,说俺偷人了,养汉了!真有哪位眼珠子长出针尖的看见了、耳朵里伸出钩子的听见了,今天你就站出来告诉大家,俺是偷的哪乡人、养的哪家汉?常言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真凭实据面前,俺叶子有错就改,有罪受罚,宁可三头碰死南墙上,不愿叫人泼脏水!实话告诉那些有心人,那天夜里俺家确实来过一个人,可惜不是你想的那一类!你想认识一下,我可以亲自带你去找他,说不定啊,人家一高兴还能摆酒设宴谢谢你哈哈!我说的话,信不信由你。咱今天把话挑明了,你那里说书唱戏编排故事哄人开心叶子管不着,只是不要再捕风捉影乱嚼舌头!谁要专心给俺过不去,可别怪俺对你不客气……”

叶子一番慷慨陈词,令全场人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大家本就不明真相,如此一来更被推入云里雾里,弄得人人茫然个个糊涂。

叶子的巧妙化解,加之时间的沉淀消磨,村里的风言风语明显少了,指指戳戳的人不多见了。叶子长舒一口气,意识到未来必须更加小心谨慎,绝不可脑袋发热、冲动坏事、惹上麻烦、乱了大谋。

摆脱是非、换了心情、腾出手来的叶子又把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之中。这不,叶子正一连三天忙得焦头烂额,——每天一大早就得出门,召集育龄妇女,安排接送车辆,统一到镇医院接受孕情检查,现已发现两位怀孕的,按规定当场做了流产术。总的说来,事办得还算顺利,唯一不足的是,鬼子三的媳妇没有到场,小组长已往他家跑了不下十几趟,叶子和王宁也去了两次,无论谁问,鬼子三的回答均是一个内容一套说辞:两口子打架,媳妇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扬言不跟他过了,离婚。他去请了好几回了,前两回媳妇还给见面,后来再去,丈母娘就说闺女走了,外出打工去了,去向不明,无法联系云云。

鬼子三的话,说给别人也许相信,叶子听了表面点头,心里却是百分百的怀疑,她问王宁:“鬼子三的话,你信吗?”

王宁摇头笑笑。

“十有八九是怀孕了,这事有点扎手啊。”

“是啊,鬼子三这个家伙难缠的很,不想办法怕是要捅娄子!”

“我的哥,你这当头儿的还不快想想办法?”

“咱能有啥好办法?”

鬼子三是出了名的牛头驴脾气,别看他平常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真要性子上来,老天也敢捅个大窟窿!有一年公社领导来龙虎坡村召开村民大会,传达一个中央重要文件。鬼子三听着听着站起来,嘴里嘟嘟哝哝:“念的啥玩意儿,一句没听懂,头都大了!”鬼子三转身欲走,被老支书叫住了,板着脸说了他几句,他嬉皮笑脸坐下,第一次这么老实,啥话没说。当天夜里,老支书院外柴禾垛突然起火,火借东风,越烧越旺,他家偏又离水井太远,扑救困难,结果殃及东边两间草屋,烧的只剩四面土墙。老支书明知是鬼子三干的,立即报了案。上面来人,把鬼子三叫到大队部,一连询问了三天。这老客装憨卖呆,一问三不知,有时耍起贫嘴来,逗得戴大盖帽的公安忍俊不禁,拍着屁股往外跑。最终因证据不足,只得放人。谁知鬼子三出了大队哪里不去,径直进了老支书家,拉过一只长条凳,当屋坐等老支书回家理论——他说老支书平白诬赖冤枉好人,害得他提心吊胆三天两夜没能吃好歇好,没能下地干活挣工分,要求老支书必须赔礼道歉给予补偿,否则就吃住在他家不走了!老支书一看这个无赖就是一贴扒不掉的狗皮膏药,实在没法子,只得搭上一瓶白酒、四个小菜,让鬼子三又吃又喝又是数落,一家人硬着头皮陪到半夜鸡叫,好不容易才把这个瘟神送走!从此,全村再没人敢招惹鬼子三了……

“我说三哥啊,你不是用的障眼法吧?你叶子妹子也是这么好糊弄的?谁不知道嫂子是个温柔贤惠的好人,从没见你俩闹过别扭,咋就说走就走,连家都不回了呢?”

这是第三次来鬼子三家了。叶子明白,眼前这位是个黑脸白脸都会唱的主儿,对付他需要动动脑子,非常之人施以非常手段才行。前两次来,叶子均作好言相劝,争取以面子敦促感化,盼其自觉把媳妇领回,接受妇查,终止妊娠。然,鬼子三是钢钩子抓不住的溜溜蛋,任凭你煎炒烹炸,他是冷热不惧油盐不进:

“牙和舌头怪近吧?有时还咬得流血呢。我这个女人平时看着不多言多语,挺好的,一旦上了性子,执拗的很,十二头水牛也拉不回来!为了叫她回家,我把腿肚子都跑抽筋了!你瞅瞅我现在,又下地又做饭,又当爹又当娘,还不如老寡妇的日子好过呢!”

“这样吧三哥,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俺都相信。妹子干的是公事,说话对事不对人。政策是上边定的,俺只是个中间传话的。现在政府对计划生育抓得很紧,对违反者罚得越来越重!你是个明白人,咱可不能因小失大,违犯了计生政策,惹来一身的麻烦!我劝你啊,还是尽快把嫂子找回,安安稳稳过日子!”

“我也想啊,可她硬是闹别扭不给见面。我他娘的现在够烦心的了——老婆跑,孩子闹,天天夜里睡不着觉。我还想求你帮帮三哥,你要有法子把我那个不争气的女人弄回来,我摆酒杀鸡谢谢你!”

叶子出了鬼子三家大门,心情抑郁,脸色阴沉。这是她出山以来第一次碰上这么难缠而又棘手的事情,心想——若让鬼子三的如意算盘得逞,将在全村造成极坏影响,导致工作被动,甚至给自己的前程带来不利。如何才能抓住这条又奸又滑的泥鳅,灭掉他的威风,以期达到敲山震虎、杀一儆百的效果呢?叶子与鬼子三之间的较量就此拉开了序幕……

癫痫病在日常怎样做好护理
治疗癫痫的发方法有哪些
癫痫的发作症状是什么

友情链接:

遣辞措意网 | 油性发质怎么改善 | 诛仙帝君任务 | 复仇者联盟在线看 | 最新款欧曼牵引车 | 上海空气净化器 | 西南石油大学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