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迎春花盆景修剪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妖娆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举着太阳伞,不时地拿着湿巾擦拭着额头冒出的汗,女子的脸庞有些微红,抬起手腕看着手表的时间,眼中有些焦急,一辆公交车驶来,女子一脸的笑意,径直跳上了公交车,上车前余光瞥见不远处另一个气喘吁吁奔来的女人。

“等一下,那边还有一个人。”林妖妖上车后立马开了口,对着不远处的女人挥挥手喊着:“再快点……”

“谢谢。”女人一头大波浪卷发,对着林妖妖颔首微笑,从包里掏出交通卡顺势对着卡机,“滴滴”两声。

“你也是这里下啊?”林妖妖看着女人和自己在车子停下的同一站下了车,于是开口问道:“我今天是过来看房的,准备在这租房子,你呢?”

“我也是。”女人温柔的甜美,温婉开口着,打着太阳伞的手放下来,来到一处树荫处,对着不远处遥望着。

“说不定我们两个会住在附近。”林妖妖有一种奇怪的预兆,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将会和自己有联系,于是仰起头对着树上的知了道:“你去哪个小区?”

“彩云南苑”

“彩云南苑”

“1803”

“1803?”林妖妖怀疑自己听错了,原来竟然是合租的对象,房东倒是挺会赚钱的吗,自己还没搬进去,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租人。

搬家总是纷繁的,两个女人的东西格外的多,尤其是像林妖妖和李曼娆这两个喜欢购物的女人,添置的东西随着自己时不时的喜好,越堆越多。

“这是你爸妈?”林妖妖看着李曼娆刚放在书桌上的全家福,一时间失了言语,直直看着照片突然有些激动:“你是彤彤?”

“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我是丫丫啊!”

“你是丫丫?”李曼娆眼中一阵激动,突然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十足的兴奋难以掩饰,两人拥抱着,不停地絮絮叨叨:“太高兴了,真是好高兴啊……”

童年的时光总是快乐难忘的,尤其是林妖妖和李曼娆,两个小时候一直腻在一块儿的好姐妹,形影不离的岁月中培养了深厚的情感。十年前李曼娆举家迁移,突然间失去联系的林妖妖和李曼娆心中挂念着对方,未曾想过两人以这样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再次奇迹般的重逢了,这是幸福的开始还是始料未及的变故的始源,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伏]

小区的楼层很高,一共有28层,原本以为住在靠近中间位置的十五层,讨厌的蚊子就会消散,压根没想过蚊子的飞行高度达到了这个高度。

“你看,我又被盯了一个大包!”林妖妖撩起七分裤的裤脚,膝盖上的红肿一览无余,再加上林妖妖时不时地挠痒,这个红肿惹人注目的厉害。

“夏天就是这样,又热,又有蚊子……”李曼娆手中的水果刀,稳稳当当地削着苹果,完美的不间断的果皮划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一连串地被提起,然后轻飘飘地落到了脚边的垃圾桶。

“谢啦!”接过李曼娆递来的半个苹果,林妖妖咬下一大口,咀嚼着不间断地夸奖道:“曼娆,什么时候也教我露两手,我好在他面前炫耀炫耀。”

“好啊。”李曼娆温和地笑笑,嘴角酒窝浅露,不仔细看还真是不轻易发现李曼娆脸上另一处迷人的地方。

“热死了,热死了,我要热死了……”林妖妖脚上的拖鞋被蹬到地上,翘着脚躺在床上,丝毫没有半点淑女的文雅,惹得一旁的李曼娆侧目道:“妖妖啊,你说你这样子多春光乍现啊?”

“少来。”林妖妖轻轻拍了一下李曼娆的肩膀,嬉笑道:“谁不知道,我们曼娆大美女啊,要身段有身段,要气质有气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难得一见的美女……”

“林妖妖……”李曼娆故做双手叉腰,没了先前的温婉气质,瞪着眼,看着林妖妖:“告你啊,别再拿我做广告。”

“哎,谁让我羡慕你呢?”林妖妖故作冥思状,托着下巴思考片刻之后吐吐舌头,直嚷嚷:“哎呀,热死了,曼娆,我们出去凉快凉快。”

林妖妖和李曼娆合租的房子,因为是新建楼,设在里面的设备是无一齐全的。毛坯房本来是两人说什么都不愿租的,但寻访了几个地方的房子,考虑了几个方面的因素,委曲求全地租在这里,这般委屈也只有自己时不时地嚷嚷。

好在靠近小区附近有一个大型商场,每每燥热难耐的天气,让林妖妖和李曼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番“避暑山庄”,超市卖场的空调可是免费享用的,家里面没空调,对着小破扇吹出来的风都因为三伏的热天变得热气腾腾,支不住的两人果断出门,向着清凉之地迈进。

[情人]

一身办公白领的的office装束,成熟不显张扬的波浪卷,踩着黑色的高跟鞋,迎着一股香水的清新自然,款款走到上班的办公室,李曼娆放下包,抬起手腕,打量着银质的手表。

“曼娆,你的时间一向都掐的很准。”对面办公桌上的小慈抬起头,微笑着看向李曼娆,突然从身后捧着一大束花递到李曼娆面前,羡慕的口吻:“哝,你的花。”

“这是?”李曼娆接过花束,试图从花束中找出蛛丝马迹来,但是徒劳无功。

“别找了。”小慈在一旁好笑地看着花束,辗转着手中的笔道:“要是有名片卡,我呀早就看到了,你都不知道,我抱着这花看了多久,这可是我多少年梦寐以求的玫瑰花啊!”

“送给你。”李曼娆又把花递还给小慈,一脸温和:“不用再等了。”

“曼娆啊,我跟你说。”小慈凑过来小声道:“你要不是我朋友呢,我早就翻脸了,我可只接受我男友送的花。”

“不好意思。”李曼娆尴尬收回花束,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看着眼前埋头继续干活的小慈,恍然间明白了剩女的苦楚。

花束被顺手插到公用办公桌的花瓶中,李曼娆看了摆好的花束一眼,嘴角微笑,摇摇头转身回到坐位。

谁会送自己花呢,自己已经单身好久了吧,是啊,一年零三个月,自从上一段失败的感情终结后,李曼娆回到单身一直封闭自己。虽然城外的多少人想前赴后继地进到城内,但是都被李曼娆泠然的高墙阻挡在了门外。起初热烈疯狂追求的人渐渐散去,遗留下的也只有处于观望状态,未加修炼,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不小心,被炮灰。

“姜丽丽,你给我滚出来!”办公室门口传来了一阵女高音,随着高音的辗转,转身出现在众人视野的是一个丰腴的贵妇人,身穿最新一季剪裁的时尚夏装,飘逸的长裙穿在如此丰腴饱满的身上,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您是?”姜丽丽站起身来,办公室的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姜丽丽身上穿的不正是一样的新款吗?火辣的身材穿出的效果着实让大家真正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美与丑的比较。

“刘海明,你个挨千刀的。”女高音喊出了公司董事长的名字,高亢的声音震得隔壁的人不得不跑过来昂头目视。

“你个狐狸精,不要脸,勾引人家老公,早就该被拉出去游街……”女高音叉着腰,突然上前,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不只是瘦小个才有这么敏捷的身形,眼前的女高音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啪啪啪!”这三个巴掌的响声让人不禁全身抖动了一下,眼见着姜丽丽被打,一时间倒是没了人赶上前劝架,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姜丽丽在人际关系上好像处理得也颇有微词。

“这里是办公室。”李曼娆上前,挡在姜丽丽面前,背后伸出手将纸巾递给姜丽丽,对着女高音一阵谦和:“董事长夫人,有话可以找个地方好好说。”

“我就是要在这里说,怎么了?不行啊?”董事长夫人一个扬脖,瞪着杨梅一样大的眼睛道:“这公司是我家的,我爱在什么地方骂人,就在什么地方骂人,我要让全公司的人都来看看她这个狐狸精。”

“董事长夫人……”李曼娆还想说些什么,门口董事长出现,董事长在门口呵斥着:“你还想给我丢脸丢到哪去?跟我来!”

“我给你丢脸了?”董事长夫人指指自己,然后扯着姜丽丽的胳膊尖声道:“只有她这个狐狸精才会给你长脸是吧?你现在嫌弃我老了,想找个嫩的,我告诉你,只要我没死,你就别想让这狐狸精进门……”话音刚落,董事长招呼来的人就将董事长夫人架着离开了办公室。

“真不要脸……”

“长得就像是狐狸精的模子……”

“怪不得呢,就凭上班这点工资,怎么天天换新款,原来是做人家小蜜……”

窗外的阳光射进来,透过窗帘已然可以看到丝丝的亮光,但是此刻,再明亮的阳光,也耀眼不了人的双眼,只有唾沫星子在这小小的办公室将人的双眼溺在里面。

[妖妖]

“妖妖,我要一杯奶茶,芒果口味的哦……”

“妖妖,帮我带一杯咖啡!”

“妖妖,大麦茶,不要忘了加冰啊!”

“我的仙草冻!”

“我的烧仙草……”

林妖妖咬着笔杆子,左手便利贴,右手不停挥动着笔尖,在粉色便利贴上疯狂地做着记录,刚来公司上班没多久的林妖妖,自然而然地成了跑腿外卖小妹。

“好的,等我十五分钟!”林妖妖拿着便利贴,转身匆匆离开办公室,向着冰饮店飞快地奔去。

左右手各挽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嘴里哼着所谓不知名的小调,林妖妖嘴角总是挂着灿烂的自我满足的笑容。艳阳高照的炙热,并没有阻挡妖妖心中的凉意,最近不论干什么,妖妖的精神越发的抖擞起来,用李曼娆的话来说,像是中了六合彩似的。

“就快来了。”林妖妖仰起头,眯着眼,打量着蔚蓝的天空,思绪飞向了远久的未来。

刺耳的声音响起,林妖妖瞪着无辜的双眼,愣愣地站在原地,身旁的车子急速驶来,在林妖妖及近身旁的时候停下,妖妖回头看了车子一眼,突然晕厥过去,硬生生地倒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车上的男子下来,轻轻推着迷糊中的林妖妖,妖妖试图展示嘴角的笑容,告诉对方没事,但实际上林妖妖的挣扎是徒劳的,下一秒妖妖就被抬上了救护车。

“我不要呆在这里。”醒着的林妖妖,打量着白色布置的医院,刺鼻的药水味,让林妖妖一阵反胃,挣扎着起来,下得床来,刚想离开,胳膊被人拽住。

“你还不能出院。”男子一脸的着急,皱着眉,说出的话急切着:“医生说还要进一步检查。”

“跟你没有关系。”林妖妖轻轻甩开男子的手,对着男子摆手道:“你没有撞到我,是我自己晕过去的。”

“我是没有撞到你。”男子一本正经,严肃地开口道:“可是我把你送到医院,当然要负责了。”

“难道每个在你面前受伤的人,你都要负责吗?”林妖妖有些微词,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李曼娆焦急的询问声,林妖妖略微讲述了一番,合上手机。

“这是我的号码,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男子自顾自地抢过林妖妖手中的手机,在妖妖诧异的眼光中,理所当然地输入了自己的号码,并且打了一个电话在自己的手机上,顺口问着:“我叫凌然,你叫什么名字?”

“林妖妖……”妖妖刚说出口就后悔了,然,一回头,凌然果真好笑地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我们还是一家人啊。”

“谁跟你一家人了?”

“不都是姓凌吗?”

“我是双木林,你也是?”

“那不是……”

“所以啊,少自作多情了……”

“指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

“不跟你瞎扯了,我先走了。”林妖妖果断地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迅速地离开了医院。

[梦魔]

娱乐节目纷繁复杂,多变的大众口味,让电视台卯足了劲,不断地创新突破,追求观众的收视热潮,最新娱乐全企划的新新秀场,让观众眼前一亮,连不怎么看娱乐选秀节目的李曼娆都跟着林妖妖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台。

“怎么样,我介绍的这档娱乐节目,还能入得了您曼娆美女的的法眼吧?”林妖妖自我吹嘘着,拍拍胸脯自豪道:“你不是说选秀节目太没水准了吗,这不就出了一个超水平的?”

“好了好了。”李曼娆看着林妖妖越说越往上的姿势,踩着沙发已经快跨到桌上的林妖妖,具有力争上游绝不下来的姿势,让李曼娆不禁笑出声来:“是是是,你推荐的这节目真好看,那你就坐下来,一起看吧。”

“哎呀,什么味道?”电视播出到一半,林妖妖的鼻子不停地吸着味道,歪着头看向李曼娆,眉毛拧紧道:“你有没有闻到,好像哪里烧焦了?”

“我的汤!”李曼娆叫着,一下子跑进厨房,噼里啪啦一阵锅碗瓢盆的响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喊声:“蘑菇炖鸡……”

“收拾战场吧。”赶来的林妖妖,扫视着锅里的黑乎乎的蘑菇炖鸡,摇摇头,一脸痛心着:“曼娆,别说你心疼了,我心痛啊……”两人在一阵忙活之后,将主战场收拾完毕,心中为烧糊的蘑菇炖鸡默哀了一分半钟,自此告诫自己,以后绝不在精彩电视的时刻蒸煮任何食物。

偌大的床上,两个人翻来覆去也不显得狭隘,这也多归功了妖妖和曼娆保养的身形,良好的睡姿造就了宽敞的空间。

晚风徐徐,撩起窗帘一角,从窗户中吹来的晚风,很快地清新了屋里的人,这天的热度明显已经降下了不少,本身耐热度比较高的两人,枕着香甜的美梦沉沉入睡。

“你是谁?”黑暗中,借着一丝的微亮,李曼娆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背影直直地立在那边,引得李曼娆更是想要走过去看清楚是谁。

“还记得我吗?”男子深沉的声音响起,缓缓转身来,模糊的五官,一汪深潭的眼神却是那样的蛊惑人心,让人沉醉,即便看不清容貌,但却能感受到来自对方指尖的温度,对方的手执起曼娆的手,曼娆随着他的步伐翩翩起舞。

林妖妖的脸色开始渐渐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断地滑落,腹痛阵阵明显着,梦中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是含笑对着自己挥手,说出的话竟然是:“妖妖,再见了,我不再爱你了……”

严重的癫痫患者有什么表现
小孩癫痫有什么症状
治疗癫痫病的对身体危害

友情链接:

遣辞措意网 | 油性发质怎么改善 | 诛仙帝君任务 | 复仇者联盟在线看 | 最新款欧曼牵引车 | 上海空气净化器 | 西南石油大学专业